首页 > 新闻动态

在母校研究生教育20周年座谈会上的发言

发布日期:2020-01-02 浏览次数:

尊敬的领导、老师,亲爱的同学:

很荣幸作为校友代表,我有宝贵的8分钟时间作汇报。

我是昨晚到南京的,下了高铁先去看望敬爱的周明生老校长。我是2002级马哲学生,在校期间赶上研究生会第一次打擂台竞选,有幸成为第一位研会主席。那时周校长分管研究生工作,我请他做讲座,他说了很多,我印象最深的一句是——“科研是立身之本”。但那时我还不知道什么是“科研”。三年后我毕业,怀揣着周校长的推荐信,是他用钢笔一笔一划写的,第一句就是“该同志有科研潜质……”。从此,认真工作、努力科研,成为我人生的主旋律。昨天,我拉着他的手,把这句他当年叮嘱我们的话大声告诉他,并且告诉他我会一直这么做。

我不知道在座的同学有没有自卑过。刚工作的时候,我身边都是名校硕博,我是唯一一位党校毕业,那时我最害怕自我介绍。但科研是天生的平等派,几年后,考量你的不再是出身,而是你的科研能力。

党校学生的科研优势在哪里?我以为,第一,在于我们跟这个时代贴得更紧,更有问题意识。这是党校教育的优势,也是让我获益终身的地方。

我的很多论文以问句为标题。 比如,发表在《哲学研究》上的《<资本论>在何种意义上是明晰的?》、《经济学家》上的《<资本论>在何种意义上与我们同时代?》(这篇被《新华文摘》全文转载);再比如,《经济学史能否脱离经济史?》《绿色发展何以超越资本逻辑?》《人类命运共同体何以超越乌托邦?》等。这是青年学者的小窍门,要想在茫茫稿件中让编辑眼前一亮,问题导向是捷径。

问题导向也是我教学的法宝。我运用问题牵引法导读经典著作《资本论》《共产党宣言》等,组织学员互动研讨。这学期还在两期省部班上试行,我发现省部级领导同样感兴趣,往往还能提出更深层次、更有价值的问题,成为我下一步研究的重点。同时今年很有幸,我两次受邀去中央党校,为总书记高度重视的中青一班、二班、三班、四班授课。在中央党校的案例教学,我用的同样是问题牵引法。追根溯源,这种思维习惯来自于党校的研究生教育。

党校学生科研优势的第二点,我以为,是原原本本读经典的传统和经典著作的功底,马克思主义的观点立场方法是我们的看家本领。可能有同学会说,现在知识爆炸、信息爆炸,那些一两个世纪前的、几十年前的发黄的东西,还管用吗?现在谁还读这些?!

上周末,复旦大学邀请我参加一个学生读书会,给他们讲讲“老三篇”。我很诧异。我自己没读过。就我的教育经历,无论是研究生阶段,还是后来的博士、博士后,乃至出国留学,都没读到过。但我很高兴答应下来,我想补上这一课,而且非常好奇,我想看看今天到底哪些人在读“老三篇”。

到了复旦,我发现这是一个完全自发的读书兴趣小组。学生自己选取篇目章节,自己去图书馆收集复印。本学期的阅读从马克思恩格斯的《共产党宣言》、到罗莎·卢森堡的《群众罢工、党和工会》、到列宁的《怎么办》、再到斯大林、卢卡奇、毛泽东……上个周末是这学期最后一次读书活动,以“老三篇”收尾。

我让学生们自我介绍。我发现他们绝大部分不是研究生,而是本科生,00后;绝大部分不是马院学生,而是理科生,是物理专业的、数学专业的、自然科学的;绝大部分还不是党员,连入党积极分子都不是!一位学生告诉我,他有入党的想法,但他要首先搞清楚:这是一个怎样的党?这个党的理论是什么?

我被这些年轻的面孔感动。我们一起打开书本,逐字逐句地读。在《为人民服务》中,我们读出了共产党人的荣辱观利益观生死观、读出了马克思主义知情意的整体世界观;在《愚公移山》中,我们读出了如何把党的意志变成人民的意志、如何建立国际统一战线;在《纪念白求恩》中,我们读出了马克思主义的两个基本点——共产主义和国际主义,我们读出了生命的意义——死去的是肉体、不朽的是精神!

我跟学生们说,掌握了马克思主义的观点立场方法,你会发现,很多文本一通百通。毛泽东的、邓小平的、习近平的,每一篇每一句,都能找到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,这些原理一脉相承、与时俱进。

最后我要说:“我是党校人,我骄傲!”——这句话献给培养我的老师,师恩难忘。我们02级马哲是哲学专业的第一届学生,导师组集体培养。我有8位恩师,他们是:周安伯教授、梁作民教授、邱飒爽教授、冯必扬教授、顾乃忠教授、严翅君教授、米寿江教授和张舒屏教授。无论我走到哪里,总能感受到你们的目光,注视着我,让我不敢懈怠。

“我是党校人,我骄傲!”这句话也送给在座同学。进了党校大门,意味着我们走在了时代前列,切中了时代脉搏,抓住了社会关切。因为我们,不仅要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,更加肩负使命改变世界!

编辑:(2002级马克思主义哲学专业硕士毕业生 沈斐(中国浦东干部学院教授)
信息来源:研究生处
打印 关闭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